站内搜索 / download
学术论著

申晓云:白崇禧与新桂系势力的形成和崛起

发布时间:2018-11-09 15:00:00

         1924 至 1928 年,在全国和两广历史上都是一个大起大落、风云激荡的时期。在国民革命兴 起的历史大背景之下,广西以李、白、黄为首的青年军人,利用孙中山革命力量对老桂系陆荣廷 势力摧毁性的打击,从旧军中分化出来,在不到两年时间中,不仅削平群雄,统一了广西,而且 还在孙中山主义的感召下,顺应大势,将广西归附于国民政府旄下,就此加入了国民革命的阵营。 不过,国民党是个极重党中资历的老党,李、白、黄广西派军人领袖当上了国民党候补监察委和 国府委员,但与一大批多年跟随孙中山革命的“党中先进”来讲,在国民党里并无重要地位。然 而,从 1926 年 3 月两广统一到 1927 年 9 月国民党宁、汉、沪三方合流在上海成立中央特别委员 会,不过一年半时间,李、白为首的广西派军人领袖居然能从激烈的党争中胜出,不仅使蒋、汪 均钝其锐,而且一度占据了中枢要津,从而成为国民党政坛、军界举足轻重的一股新兴势力。这 一局面是如何成就的呢?原因很多,本文仅就白崇禧在其间的作用略作叙述。  

   “三巨头”结交统一广西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新桂系团体的形成,得力于军校同学的互相接纳、援引和抱团,其中又以李宗仁与黄绍竑两 部的精诚合作为关键,可以说,没有两部的合作,就不会有新桂系团体的形成,更不会有广西的 统一。其间,白崇禧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先讲李、黄部的由分而合。如人所知,李宗仁起家的班底是玉林集团,黄绍竑是“入伙者” 。 李宗仁为人宽厚,为留住黄绍竑,不仅把容县、岑溪两县归拨黄部驻防,还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 形下供给黄部以军械、军饷。不过,黄绍竑乃不甘居人下之人,接受李宗仁委任,是迫于形势和 无奈,当黄得知孙中山击败了陈炯明,在广州再次组府,新开一局面的时候,顿感机会来临。派 出了手下参谋陈雄到广州去打探消息,与其时在穗养伤的白崇禧取得联系,让白相机去与广州革 命政府取得联络,表明意图。黄、白在前曾同为广西陆小同学,辛亥时一起参加“赴鄂敢死队”, 后又一起转入保定军校学习,毕业后同回广西,又同在陆荣廷属下模范营任连职军官。受黄之托 后,乃与黄派去的代表陈雄一起,经朱培德等引见,前往石龙车站晋见孙中山。白向孙中山表示 了他和他的原模范营军人们追随孙中山干革命的决心,得到孙的嘉许,这让白崇禧十分激动,连 夜赶赴梧州戎圩,与黄绍竑晤面,告之与孙中山见面聆听指示的情况,并初步商定了与西江粤军 配合,举行梧州起义的计划。不过,由于黄绍竑离开玉林时,不仅带走了自己的全班人马,还带 走了前去两县驻地接防的李部两个营,这使李宗仁大为不快。在旧军中相互勾引对方的部下,拆 台挖墙角的事是很平常的,而一旦发生,彼此今后即很难相处。而今,黄绍竑已决定联手广东, 以假收编的方式在梧州发动起义,为了保证行动成功,黄绍竑需要来自李宗仁部的配合,于是请 白崇禧专程去玉林,将情况与李宗仁通气。白崇禧与李宗仁虽然都曾为陆小学生,但因为先后同 学,并未有机会见面,但却是互闻大名,倾慕已久。白至玉林后,与李“彻夜开城倾谈,论列两 粤全盘局势”,白对李说:“此举若成,功劳岂仅在于广西。”李然其言,慨然答应拨兵相助。白 的玉林之行,不仅弥合了因黄绍竑拉队伍出走在李、黄之间留下的裂痕,而且还说服了李宗仁将 其统率下的青年军人队伍带出玉林,从而使这一集团的命运开始与省外,乃至全国的革命事业建 立起了联系,这是此后新桂系团体走向全国的一个隐约可见的起点。而李、白两人在这次会面相 约患难与共,奠定李、白此后 20 余年合作的基础。    

    1923 年 7 月 18 日,黄部梧州起义成功,正式打出“讨贼军”的旗号,以黄为总指挥,白为 参谋长。不久,李宗仁在玉林也打出了“定桂军”的旗号,出兵与黄部配合,肃清了贵县、桂平、江口、平南的自治军。此后,该两部协同作战,打响了平定广西的各战役,并于 1924 年 6 月占 领南宁。不过,正当继续进取之时,李、黄两部军队的统一指挥名分和权力问题就突出了起来。 旧军时期,兵为将有,各方军队都只服本军将领调派,甚至以其主将名字代表其所统的队伍。李、 黄两部都沿此积习,如李的“定桂军”用黑边红心的方形旗帜,中书一黑色的“李”字;黄的“讨 贼军”则用白边红心的方形旗帜,中书白黑的“黄”字。本来两军在各自防地内,不论军事、政 治、用人、行政都自成系统,互不统属。而占领南宁后,两个系统的部队都混集在一起,双方部 属为分夺权利,几起争执,互不相让,几临火拼边缘。白崇禧见情形严重,于是在与李宗仁商量 后,立即联名打电报给在梧的黄绍竑,要其“克日来邕”,并有“你如迟日不来,危险就会发生” 等语。黄绍竑接电后,乃昼夜不停赶至南宁。李、黄、白三首领见面后,白即对黄晓以利害,白 说:洪杨之失败,非曾左之功也,洪杨内讧自毁其事业也。若以占领南宁即起内讧,我不欲见失 败之日,愿先卸职他去。”黄见白如此表示,知合则胜,分则败,乃慨然表示“一切以团体为重, 恪守前约,推李为首”,三人达成默契。第二天,李、黄将两支部队中营长以上干部召集在原谭 浩明的公馆,席间黄起立致词,提议“立即组织定桂、讨贼联军总指挥部,拥护李宗仁当联军总 指挥,本人副之”。于是两军将领握手言欢。联军总指挥部随即成立。除李、黄为正、副指挥外, 白崇禧被任命为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。新桂系此后长期实行的三巨头领导体制由是奠定基础。李、 黄两部也由分而合,此事件不仅为新桂系团体形成的标志,也是该团体能节节胜利,建树“定桂” 宏业的关键。若没有白崇禧从中斡旋,打下南宁后,祸起萧墙也未可知。     

    白崇禧主推两广统一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李、黄、白三员将领进一步密切协同,并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正确战略和策略,在不到一 年的时间内,先后扫清了广西旧军中最具实力的陆荣廷、沈鸿英两部;又于 1925 年间,在粤方 配合下,击退了妄图假途广西,攻略广东的滇军唐继尧部,从而结束了广西干戈扰攘近五年的分 裂局面。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广西平定后前途不外有三:一为附合北洋军阀;一为支持湘省赵恒惕等人所倡言之“联省自 治”;一为归附广州之国民政府。此三途中,第一途看似最顺理成章,因为当时的北京政府虽已 脆弱不堪,但毕竟还有中央政府的名份,事实上在李、黄、白平定广西后,其时在京担任总执政 的段祺瑞,就以临时总执政的名义给了李宗仁一个桂林镇守使的名号,其意显然是想对这帮广西 的新统治者进行笼络。而李宗仁也派出了代表北上出席段祺瑞召开的善后会议。第二途学邻省湖 南“自治”,实际是据地自雄,这时湘省赵恒惕也派人到广西游说李、黄,表示只要广西赞成“联 省自治”,湖南将帮助广西向粤发展,打下广东后,粤地归广西支配。这些对李、黄来讲是有相 当诱惑力的。不过,李、黄对第一、第二两途,均觉终非良策。尤其是白崇禧,在他还是陆荣廷 旧军中当青年军官时,就对孙中山十分敬仰,在李、黄、白成就统一广西大业后,白立即在桂林 独秀峰下专门建了一个“中山纪念塔”和“仰止亭”,塔上写着两行大字“中山不死,主义常新”。 对选择归附广东,白乃竭力说服。1926 年 1 月 26 日,汪精卫等一行数十人抵梧,李、白、黄三 巨头在梧与汪等就两广统一问题初步交换了意见。汪回粤时,白崇禧为广西代表随往赴粤,就两 广统一具体事项与国民政府作洽商。因当时李、黄对两广统一尚在迟疑,白乃去电李、黄,电称: “吾省军政前途,今后亟需上革命轨道⋯⋯”由于白的积极敦促,两广统一案很快获得通过。两 广的统一巩固了革命初基,在此前提下,广东革命政府发起了举世闻名的北伐。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白崇禧力主蒋、桂联手     统一广西后,李、白、黄当上了广西的统治者。蒋在出师北伐前着意逾格擢升白崇禧为其北 伐军前线代总参谋长,这也为白崇禧施展其出类拔萃的军事指挥才干,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天地。 白先以同学关系,亲赴湖南,说动唐生智归附广东;次第参与戎机,襄助蒋介石运筹帷幄,有时 还亲临前线,指挥北伐将士冲锋陷阵。当北伐战事进展至东南沿海时,白又受蒋之命,兼任了国 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,由赣入浙,攻复杭州,直指上海。不过,当在东路军进至上海近郊 的龙华附近时,白接到蒋的密电谓:“我军如攻上海,至龙华、南翔、吴淞线为止,不得越过此线为要。”白对此心领神会,即按兵不动,拒绝了上海工人纠察队请北伐军协助进攻敌军的要求。

     广西派跻身中央党争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蒋、桂合作共度了一段蜜月,然而好景并未长久。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,立有大功的李、白 只能当配角,这使向来自负的白很不服气,抱怨“看不出谁是安邦定国的人物”。加上北伐进程 中,蒋对白在追击败军时缴获的大量战利品补充桂军之专擅早已不满,后对李、白为首的广西派 军人戒备很深,蒋、桂积怨加重。而当时的蒋虽拥有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名号,但手下能指挥得 动的军队却很有限,且受到奉张军队大举南下的威胁和汉方讨蒋军东征的两面夹攻。处此困境之 下,白等乘机要蒋“不宜以个人地位而牺牲党国大计”。8 月 12 日,蒋召集宁方诸要开会讨论局 势,会上尽管有人竭力主张蒋留任,但到会军人却不发言。蒋见状只好作出“愿休息一下”的表 示,白率先赞同道:“蒋先生暂时歇一歇也好。”蒋无奈,只得辞职下野,由此演成民国史上第一 次蒋去李来之局。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蒋下野后,由于李、白在国民党内资历不足,而孙传芳、张宗昌的部队又由蚌埠而徐州,直 抵浦口,与汉方的争执也依然存在,李、白虽在宁接替了蒋的位置,但却指挥不了全局。为解决 军饷问题,白代李赴沪筹款兼理沪政。白抵沪后,先将自己当东路军前敌总指挥时的参谋长张定 藩委为上海市长,撤去了蒋的亲信陈群、杨虎警备司令职,白并自任上海防守司令。不过,上海 乃蒋一方势力深厚之处,因蒋下野,此时上海四商会正出面要求“市长民选”。筹款一事更为棘 手,金融巨子皆托辞推诿。在此困境下,李、白决定先与汉方妥协。为此,李亲赴九江,请汪精 卫“来宁柄政”。但此时军事形势已十分紧张,在李从九江返宁途中就发现北军渡江南犯的迹象。 迨抵宁,龙潭、栖霞一带已炮火连天。李在宁调兵遣将,决倾全力与敌作拼死一搏时,白崇禧由 沪返宁车至无锡,前行之快车倾覆,铁路遭破坏。白意识到战情危急,当机立断赶赴镇江指挥。 当时沪宁沿线蒋系第一军的部队已作退却,以保存实力。白赶到后,当即严令驻沪宁线东段卫立 煌部就近率部向龙潭反攻,令正从常州向杭州退却的刘峙部回师往援。为堵住敌军过江,白打电 话给海军司令杨树庄,命其舰队守住渡江口。在白压力下,杨派出通济舰至镇江,但作战不力。 于是白派潘宜之在镇江带了一班宪兵上舰,押了舰长李世甲朝龙潭开去,从背后炮击敌兵。其他 军舰见通济舰出击,也行动起来,孙部的后援被截断。白崇禧由东而来的及时增援,与李宗仁、 何应钦指挥所部对龙潭的反攻成夹击之势。8 月 30 日,龙潭被夺回,孙军开始退却,李、白乘胜 进逼,孙部大部被歼。李、白取得龙潭大捷。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龙潭之役后,南京转危为安,桂系声望大振。李、白更加雄心勃勃,乃与既反蒋又反汪的西 山会议派联手,向来宁柄政的汪精卫施加压力,并在新成立的临时中央权力机构中央特别委员会 中,排斥了汪派势力。汪因此愤而离沪,与在汉唐生智勾结,打起了反特委会的旗号。而李、白 则以此为借口,发起了讨唐战事,结果桂系获胜。在作为统一国民党党、政、军最高权力的临时 机构特委会中,政务暂由谭延闿、李烈钧主持,实权则操诸军事委员会之手,而军委会五个常委 中,李、白占了两席,可见新成立的特别委员会,实际上已为桂系和西山派所把持,形成了西山 派在前,桂系在后,西山派主政、桂系主军的局面。自蒋介石被逼下野后,李宗仁等桂籍军人由 龙潭战役奠基,以军事实力为后盾,利用宁、汉、沪三方“党争”,跻身政坛,纵横捭阖,不仅 使蒋、汪均钝其锐,而且在国民党政坛、军界发展起自己的势力。“新桂系”声势日张,成为影 响民国政局的一股重要力量。

转自《团结报》,2018年6月28日








上一篇:张生:国际档案中的中国抗战史

下一篇:梁晨、董浩、李中清:从看一幅画到做一幕戏:互联网时代历史教研新动向探微

版权所有: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 苏ICP备09043283号

电话(传真):025-83594638 邮箱:lvjingnd@nju.edu.cn 地址:南京市汉口路22号逸夫管理科学楼

迈点科技技术支持